黑暗版大鳥




   柏德的NBA生涯裡大多時候都在與傷痛抗爭。包括長期的手肘傷、腳後跟的骨刺(最後迫使他開刀)以及在他最後六個球季的慢性背傷。

  
    1982年對公鹿隊的比賽中,柏德在搶籃板時被對方大個子,肘擊臉頰。他的頭骨當場被撞凹,臉部和下顎疼痛無比,但柏德拒絕離場,堅持打完整場比賽。


   賽後隊醫送他至醫院,醫生不得不在他臉頰鑽一個洞,用特殊儀器從他頭骨往外頂,才讓他凹陷的地方復原。


   柏德痛恨因傷缺陣,已至於經常受傷卻對教練隱瞞。80年代中期,有ㄧ次比賽柏德眼骨被撞裂,但柏德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,在球場上飛奔,堅持打完下半場。〝當時籃框在我眼中,變成2個〞,柏德承認,我不得不猜哪一個籃框才是我要瞄準的目標。

   賽後,柏德發現鼻孔在流血,於是擤了擤鼻子,結果他的眼珠嚇人地凸了出來。


  年復一年,柏德將他忍受痛苦的能力推到了極限。1991年季後賽第一輪,波士頓 VS 溜馬 打到Game 5 生死戰(當時第一輪5戰3勝制),因背傷幾乎逼迫柏德缺陣(賽前幾天他在醫院熬了一夜,接受治療以固定背部),但最終他仍決定出戰。

  第二節他奮不顧身地飛撲救球,結果頭撞到地板上,頓時不省人事,直接用擔架台自醫護室。隊醫認為柏德受了輕微腦震盪,不能再回到場上比賽。

  柏德太陽穴還突突地跳著,背傷也一起發作了,但他彷彿聽到TV前的觀眾抱怨波士頓領袖落荒而逃。到第3節中段,柏德忍不住了。


醫生,我能回到場上嗎?柏德問
賴瑞,我想你做得夠多了,隊醫回答
啊,管他的!柏德說著從桌上跳下來,逕自跑回場上。全場球迷爆發雷鳴般的掌聲。波士頓從落後3分,柏德返回球場後,馬上打出33:14的高潮逆轉勝。





   如果柏德的父親還在世,一定會為他感到驕傲。柏德回想起小時候,某個夜晚,父親補魚去
一拐一拐的走回家,他的腳裸在工作時受了傷,腫得嚇人。

  第二天之早,老伯德的腳裸已經腫的正常大小的2倍,但他若無其事的鬆開鞋帶,硬生生把鞋子塞進鞋子,一拐拐的上班去了。那瞬間給柏德無可抹滅的印象,他從此認定躺著不工作是不對的。

  正因如此,1985年球季中,柏德強忍著腳趾頭鑽心之痛堅持打了3周。等他最終讓隊醫檢查時,隊醫告訴他:你2個腳趾頭之間已經嚴重感染了,有可能會導致非常危險的情況!

我現在給你打麻醉劑,因為我得把你傷口切開。〝不用了〞柏德說,給我啤酒就可以了。

隊醫切開一道2英吋長的傷口,清除掉感染,然後包紮起來。但柏德當晚就出賽了;賽後他脫下鞋子一看,整支襪子都被血染紅。

  我對上帝發誓,卡爾說,柏德是我見過最堅強的傢伙就像John Wayne一樣
   
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非等閒之輩 的頭像
非等閒之輩

NBA老球迷俱樂部

非等閒之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